财新传媒
2012年07月09日 08:52

科學知識的真實和侷限

江才健先生主講:科學知識的真實和侷限

壹:客觀科學是不是一個迷思?

我在十多年前讀了一本 Whitehead(Alfred North Whitehead ,1861-1947)的一本書《Science and the Modern World》。他在1925 年於哈佛大學做了一個演講「Lowell Lecture」,台灣現有傅佩容教授的譯本。書中有一章叫做〈科學與近代世界〉,我覺得這個chapter 講到近代科學的發展非常有趣;書中有一段話給我一些經驗:「如果我們把歷史近代科學的思想革命看做是一次提倡理性的革命,那就完全搞錯了!事實正好相反,這是一次主義十足的反理性運動,這是對中世紀漫無節制的理性主義非常必要的糾正。這種反對的修正通常都走極端,因此它的......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11日 09:58

弦論和上帝粒子之後?

最近媒體上,時不時的有些報導,談論一個叫做「上帝粒子」的科學發現。如果注意其事,大概總會知道,原來這個「上帝粒子」的科學名稱叫做「希格斯粒子」,科學家聲稱,找到這個粒子,就找到了物質質量的來源,以西方宗教文化上帝創造萬物來說,這個粒子不啻就是「上帝的粒子」。

「上帝粒子」之名,最早出自一名得過諾貝爾獎的粒子物理學家李德曼(Leon Lederman) ,他一九九三年和一位科學作家合作,出版一本《上帝粒子》的科普著作,一時洛陽紙貴,也造就出「上帝粒子」這個名詞。

李德曼是二十世紀粒子物理黃金時代的典型人物,這些科學家活在一個粒子物理勃發的年代,常被批評最是自大傲慢。李德曼最初在哥倫......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0日 10:44

《五四運動90年特載》為什麼啟蒙?


「五四運動」提出的「科學」和「民主」,當時為的是「救亡」和「啟蒙」,而今天,我們卻還停留在「五四運動」年代所謂「科學」就是「啟蒙」的思維,忽視了引進學習不是「啟蒙」,真正的「啟蒙」要由文化內裡的再反省產生……


        回顧五四發生的背景
        現在大家都知道那個場景。1919年民國肇立第八年的5月4日,北京發生了一場對近代中國影響深遠的事件;為了抗議巴黎和會中山東利益的再被出賣,北京的學生走上街頭,後來到趙家樓胡同的曹汝霖宅翻牆而入,把走避不及的駐日公使章宗祥打得頭破血流......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10日 10:19

迎接一個後科學時代的宇宙新思維

科學是不是絕對客觀或合理,並不影響其成就一個強勢的創造文化,而它的巨大的致用效果,也並不截然來自它更接近了真理……

科學發展走到今天這個局面,呈現出兩種不同的面象:一方面是繁複抽象、精準嚴謹,另一方面則是深奧難喻、疏離冷僻。這是出自兩方面不同人群的反應,前一方面主要來自科學家族群,他們的反應也帶著一種高傲的自信;後一方面則相當普遍的存在於一般人眾之中,他們有的帶著些自卑,為自己無法領略人類如此高貴的知識體系而傷懷,但是更大多數是冷淡以對的。

人類社會中一直存在對權威的迷信

這種觀察是我過去十九年......

阅读全文>>
2012年05月02日 09:36

為什麼紀念吳健雄

一九一二年出生的吳健雄,今年五月滿一百歲。科學界裏的一些人知道,國際科學界為紀念居禮夫人得到諾貝爾化學獎的一百周年,特別將去年定為國際化學年。對於吳健雄有認識的人也知道,有人稱呼她為「中國的居禮夫人」。那麼在吳健雄一百歲的時候,應不應該來紀念她呢?

如果順著紀念居禮夫人相同的思維,那麼紀念吳健雄就會是自然而恰當的。以物理科學工作來看,吳健雄實驗工作的影響,不但十分深遠,她實驗設計上的深思和講究,也受到內行科學家的高度贊賞。吳健雄與居禮夫人身處不同時代,科學工作的內涵沒有比較的基準,但是如果以實驗科學的能力和成就來看,則吳健雄毫無疑問是不遑多讓的。

這些年來,在台灣......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05日 15:45

核能的启示

一九三八年底,在柏林威廉皇帝研究院的德國化學家哈恩(Otto Hahn)和合作者,發現他們的原子撞擊實驗發生奇特反應,哈恩將實驗結果寄給長期合作者麥特勒(Lise Meitner),麥特勒有猶太血統,為了逃避納粹迫害,已潛離德國到了瑞典。當時德國最優秀的女性物理學家麥特勒立即看出,此一反應結果意味著原子核已經分裂,一個原子核能的新時代,於焉開始。

原子分裂祕密發現之時,已是二次大戰初期,日本侵略中國引起的全面戰爭,在亞洲早已爆發,離德國的發動全面侵略戰爭,也只有幾個月時間。原子核分裂的祕密,原本只流傳在物理學家的一個小圈子,對於此一分裂反應是否會連鎖發生,起初並沒有共識,是否應該對此事保密,也就引起爭論,......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9日 10:56

大學學術封建化的危機

寒假裏和一些學術界的朋友見面,他們多有一種感慨,說現在似乎沒有關心世事的知識分子,也感覺自己對社會的沒有影響力量。這或許是主觀認知的看法,與這些朋友的過去經歷,不無關係,但是毫無疑問,這與他們所身處的學術環境,學術環境中人的心態,以及整個世勢的變局,都有關聯。

如果以中國近代歷史的整個文化變遷來看,大尺度上正是一個由傳統向現在過渡的歷程;傳統是長久歷史文化的承傳,現代化則是面對外來侵侮和挑戰,為求存而有的因應。一般以一八四○年鴉片戰爭之挫敗為此一現代之起點,到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的提出「民主」「科學」,為一標誌轉捩,「五四」之後,以西方現代觀念和制度為尚的思維,成為主流......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27日 11:45

從讀書鋪到攀枝花

【聯合報╱江才健】

2011.10.27 03:29 am 

「攀枝花」是雲南入四川的一個大站,此地有許多礦藏,中國建政早期就選為工礦業重地,還遷來許多外地專家,許多是東北人士,這麼多年,他們在「攀枝花」落地生根…… 

暑期中因一機緣,坐火車走了昆明到成都「昆成鐵路」的一段,「昆成鐵路」穿山越嶺跨河,地質情況惡劣,建造延宕多年方成。我的這一趟火車之行,是夜行硬臥,只有行程前段還有天光,可以在窗邊略覽風光,後來天暗夜行,只能聽音分辨是行經山區還是穿過隧道。這趟夜行終站是四川偏鄉僻野的小地方普雄,為的是到靠近普雄彝族自治區的一個小山村,看一位朋友在那裡的工作。(註)&nb......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