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才健 > 恐怖主义、理性与科学

恐怖主义、理性与科学

一月初,法國巴黎發生信奉伊斯蘭文化價值的兩兄弟,闖入《查理漫畫周刊》,點名槍殺幾名編輯的事件,一時震驚國際。兩兄弟後來遭警方在巴黎附近圍捕擊斃,另一呼應而出的支持者也在另一猶太市場被格斃,此事使法國民意沸騰,舉國以「我是查理」回應,巴黎也有百萬遊行,聲援言論自由的現代價值。

因為這個事件的衝擊,科學領域有代表性的期刊《自然》,一月下旬也刊出兩篇文章,討論所謂的「恐怖主義行動」;一篇是<預測恐怖份子攻擊碰到局限>,另外一篇是<心理學家探究恐怖行動的根源>。前一篇文章研究者根據他們對恐怖行動的界定,並且據此建立起一個「全球恐怖行動的數據資料庫」,這些資料顯示,上世紀七十年代以降,恐怖行動在本世紀的十多年增最快,而在紐約市九一一事件之後,由於積極的反恐行動,大多恐怖行動發生在中東、非洲和南亞的伊拉克、阿富汗以及巴基斯坦或奈及利亞。

另外電腦科學家也試圖用風險評估的統計方法預測恐怖攻擊,據此他們指出,未來十年有百分之三十可能再發生「九一一」一樣規模的恐攻擊行動,但是文章也說,這種數學模型的預測,面對恐怖行動的多樣人性,遭遇許多瓶頸,雖然可能對保險業的風險預估帶來影響,卻不是一個精確的科學。

另外一篇是心理學家探討進行恐怖行動心理動機的如何形成,想要釐清爲什麼一些人會認同一個理念,並願意爲之赴死。文章裡引用一個回教極端主義份子的話,說他之所以成為回教極端主義份子,是因為他的童年經驗。他妹妹一次在巴黎街頭撞上一個法國男人,跌倒在地的那個人咒罵他的妹妹,「骯髒的阿拉伯人」。

「骯髒的阿拉伯人」不只是那個法國人的看法,也是現今許多歐美文明社會人士放在心裡,卻沒有說出口的想法。今日阿拉伯世界的穆斯林回教文化,確實與基督教文化有諸多格格不入之處,巴黎的《查理週刊》事件,其實是以近代以來歐美強國對中東地區恣意介入,造成成千上萬血淚故事作背景,其中與科學也有極密切的關係。

今日歐洲的文明盛景,事實源起自十七世紀以降,在歐洲萌生的近代科學,有些文化思維的看法,認為那是理性的勝利。但是幾世紀以來,歐洲強權能在拉美、非洲以迄亞洲的據有殖民領地,並非因其理性思維而近悅遠來,歐洲強權四處殖民所倚恃的,是因科學而來的「船堅砲利」。

一般都知道,近代科學十七世紀的在歐洲萌生,上承更早的文藝復興,歐洲之所以有文藝復興,接續並復興希臘那個文明傳統,則有賴於更早由七世紀到十五世紀,近八百年的一個伊斯蘭文化帝國的接續承傳。此一伊斯蘭帝國的研究者,將古希臘文的希臘自然思維典籍,翻譯為阿拉伯文、希伯來文,並將一些內容作了新的詮釋,改正一些古希臘自然觀點錯誤,這些典籍再翻譯為拉丁文進入歐洲,而有後來的文藝復興以及近代科學革命。

今日的文明歐洲,許多地方還看到那個伊斯蘭帝國留下的遺跡,文藝復興早期的天文醫學思想,許多地方留下的年代久遠回教建築,今日英文中一些文字,如Zenith 、Algebra 、Zero 、Alcohol等,也都源自阿拉伯文字,《可蘭經》裡「學者的筆比殉道者的鮮血更有力」的句子,更說明了伊斯蘭的文明面貌。

如果回顧歐洲發展的歷程就會發現,到十九世紀中葉,工業革命已有百年歷史,英國倫敦還發生全城大惡臭的問題,這是因爲人口增加的污水所造成,後來並演成霍亂流行的衛生問題,幾十年後工業化發展稍晚的法國,也發生巴黎城市污水造成惡臭和衛生問題。

後來歐洲衛生下水道的建設,漸漸解決城市居住衛生問題,這一方面來自對於細菌造成疾病感染的科學認知,也由於歐洲有了豐足的財力資源,而這些經濟能力固有因工業革命解放生產力而來,但是更有來自各殖民地廉價甚至無本資源和勞動力的掠奪。

因科學之力,以近代殖民優勢地位興起的歐洲,承襲前人澤被,獲有日益繁盛面貌,自然更服譍社會達爾文主義的那個「適者生存,優勝劣敗」說法,對於今日因總總原因發展落後的伊斯蘭文化的中東國家,輕藐蔑視,甚至武力橫加干預,生出今日伊斯蘭與基督教兩種文明大衝突的悲劇。

當百萬群眾遊行在巴黎街頭,還有更多呼應者在實體或網路空間,高喊著「我是查理」,自傲於所信仰的一個現代理性價值,但是百年千年以來,一直有著的另一個同樣足以自傲的文明價值,卻遭到羞辱和鄙視,他們在相對破舊的街頭遊行,有時抬著親人的棺木。

科學一向喜好揭櫫其理性思維的價值,也以其所謂的「理性思維」探究所有問題,然而人的思維不只有邏輯推理的工具理性,更需要常情合理的情感理性,那同樣也是合理的人性。情感理性是根植於人性的本質,科學雖常要鄙視這種本質,然而在人所創生的科學裡,其實也不能自外於這個本質。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