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才健 > 二元思维的盛与衰

二元思维的盛与衰

  一般認為,近代西方科學的思維淵源,出自古希臘的那個傳統,其中柏拉圖二元論的思想影響甚深。柏拉圖思想的追求絕對智識認知真實,避免感官認知形式的錯誤,他的「對話錄」師承他的老師蘇格拉底,也受到希臘畢達哥拉斯影響,後來發展形成的「學園」,顯現對於數學重視的特點,有論者認為,畢式學派與柏拉圖學園的結合,是西方大傳統中的第一次科學革命,可以稱之為「新普羅米修斯革命」。
 
  現在討論近代科學的興起,常常會提出柏拉圖自然哲學帶來的影響,以近代科學萌生之前的文藝復興時期,柏拉圖思想的受到歐陸哲思接納與重視,起自脫離經院哲學思維,促成文藝復興時代來臨的自然哲學家與藝術家,認為柏拉圖哲學是藝術和科學進步的基礎。早期歐陸大學,對歐陸新思想勃興與後來科學革命影響甚深,當時就強調教授柏拉圖哲學,北義大利佛羅倫斯大公以費奇諾(Marsilio Ficino)主持柏拉圖學院,將柏拉圖的希臘手稿翻譯為拉丁文,可說是替歐洲後來所謂回復希臘傳統的文藝復興添材加火。
 
  當然後來的科學革命已脫出了柏拉圖的哲思,走向一個以實證為尚的道路,但是在實證科學演進中,一直有受柏拉圖二元論影響的爭論。早期科學歷史多有對真實認識的爭論,到十九世紀末,馬赫與波茲曼曾為原子是否真實存在而起爭論,甚至二十世紀量子力學的發展,還有愛因斯坦用柏拉圖提出的永恆不變現實存在主張,駁拒玻爾對於描述物理宇宙量子力學的不確定論解釋。
 
  上一個世紀以物理科學實證知識帶來的應用,可以說鋪天蓋地,同樣也在醫療應用的發展,如果以原子的定性,到微小技術的發展,標誌著一個科學應用飛騰年代的開端,人類利用能量尺度由打破分子鍵的燃燒,一躍而達到打破原子鍵的猛進百萬倍,對於細菌感染控制成效驚人的抗生素,更使應用技術展現前所未有的樂觀景況,此些近代科學造就應用技術的快速而巨大影響,使得所謂的真實的二元認知變得無關緊要。
 
  但是這些快速發展的應用技術,並不如樂觀想像中的那樣美好,光是外在造成的衝擊,便讓人類面對著不全然是正面的後果,譬如技術發展帶來經濟擴張發展,消費能量的加大,在上一個世紀的冷戰期間,還有資本與社會主義不同陣營對立阻隔情況下,已造成資源快速耗竭,生物資源與礦產資源的大量開採,自然環境生態破壞的情況,上世紀七十年代出版的《成長的極限》,正是面對此種危機的警示。
 
  冷戰結束之後,各個國家意識到長期軍事對抗的雙輸後果,於是全力投入經濟發展,由於沒有過往的對立陣營隔離阻障,全球化經濟勃興,科學的應用技術更是朝向極端發展,投入資金只求獲得快速應用回收,環境付出的代價也就愈高,近半個世紀的奔騰發展,以滿足市場需求的技術產業飛躍成長,加上世界多國持續放鬆信用能量,演成全球金融財務的失衡擴張,本世紀終於演成全球金融風暴的大危機。
 
  回到科學應用技術本身,原來無限發展的展望,也出現一些困境,譬如農業科技的育種以及基因改造,增加單位面積的農產收穫,但因為土地利用過度,施肥頻耕造成土地貧瘠,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十分成功的「綠色革命」,漸漸無以為繼,基因改造作物的技術與環境瓶頸,也逐漸浮現。
 
  以技術造成的社會效應來看,因應許多工業技術的擴展應用,是社會面對技術快速效果的疑懼,這由近年對基改作物安全性的爭議,到長時以來對於核能工業安全的反核抗爭,都看到科學快速致用的困境。在醫療技術發展方面,以二元對立概念面對生命現象的挑戰,譬如利用抗生素的對抗感染,經過長時間成功控制效果之後,近年出現愈來愈多超級抗藥性病菌的危機,已造成每年超過七十萬抗藥性細菌感染的死亡,也使近代醫學重新思考過去以簡單二元對立思維,面對複雜生命現象而達到速效醫療的科學傳統,是否正確合宜。
 
  除此之外,當前諸般多元因果關聯的繁複問題,多還是以過去科學的簡近因果思維,也是用二元對立思維來尋思解決。我們可以舉兩個代表性的例子。
 
  頭一個是關於面對地球氣候變遷的問題。近幾十年來,大氣科學裡的多數科學家,用的就是科學的簡近單一因果思維,將地球氣候如此一個龐大複雜的系統,不論其測量溫度受人為影響以及觀測範疇的不確定性,不論目前測量溫度時間相較於地球年齡的尺度的意義局限,逕只界定皆取決於單一因果的「燃碳」效應,尤有甚者,還有所謂「地球工程學家」,要以局部控制或操弄方式,來改正單一的「燃碳」效應,豈不會再蹈長久以來為求其速效,結果「治絲益棼」的敗局。
 
  另外一個更加明顯的事例,是與一般人關係密切的癌症醫療問題。去年九月英國頂尖科學期刊《自然》雜誌,刊登英國、印度與加拿大三位治癌專家專文,表示以藥物、手術與放射性等科技面對癌症,在富裕國家的最好情況下已無以為繼,他們調查兩百七十七種治癌藥物近五年的臨床療效,只有百分之十五獲有益處,而愈是昂貴的藥效愈差,整體而論,其他國家醫療科技的治癌,則是弊大於利。其根本原因,就在癌症正是高度複雜多因果關聯的系統功能問題。
 
  世間真實而意義深遠的問題,多是複雜多因果關聯的,二元簡單的因果思維,縱或有一時之功,恐也是「短多長空」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