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才健 > 宗教革命与科学理性的误认

宗教革命与科学理性的误认

 
  今年是馬丁路德在德國威騰堡諸聖教堂張貼《九十五條論綱》,發動宗教革命的五百週年。宗教革命是近世歐西世界的頭等大事,因為那挑戰了歐西基督教文明的核心價值,一般認為,宗教革命與後一世紀由牛頓所引致的科學革命,可說是糾葛依違,有著千絲萬縷的因果關聯。
  我們聽到的一種傳誦甚廣說法,就是科學的理性打倒了宗教的迷信,這種說法如不是誤謬其事,至少是過於簡述偏頗了的,尤是對於身處基督教文化之外的我人來說,這樣絕對二分的看法,確是深入人心,也常藉之以我人的迷信傳統,與迎向理性科學援爲對比。
  在歐西學術界談論近代科學革命,也有新教革命如何影響科學革命的論述,他們認為,馬丁路德以及稍後喀爾文( John Calvin)所引起的新教發展,與天主教發生的激烈戰爭,延續了一個半世紀,這段時間與科學革命中的重大發展,譬如哥白尼一五四三年發表《天體運動》,丹麥第谷(Tycho Brahe)以及德國科普勒 (Johannes Kepler)的新天文學,義大利天文學家伽利略十七世紀初的天文觀測發現,十七世紀中葉法國科學家帕斯卡(Blaise Pascal)與愛爾蘭科學家波義耳(Robert Boyle)的氣壓與真空實驗,以及牛頓一六八七年發表《自然宇宙數學原理》,正是相互輝映依違的。
  一般認為,二十世紀美國社會學家默頓(Robert Merton)論列並引出了科學社會學,默頓以一些社會學概念,引申出他對於科學革命的看法,認為早期在美國新英格蘭地區殖民的清教徒信仰,促成了科學思維,正好像造成英國內戰的新宗教,在科學革命中扮演著重要角色一樣。
  默頓的看法引起許多辯論,但是許多人依舊主張,新教揚棄天主教的精神性,轉而尋求世界的實際運作思維,與科學革命的追求實證若合符節,默頓的說法其實呼應著德國社會學家韋伯(Max Weber),所謂新教倫理促成了資本主義發展,都是歐陸中心主義的看法。
  歐洲宗教革命的思想內戰,確實影響歐洲科學與文化甚鉅,不僅造成歐洲國家間長久的戰爭,也將歐洲思想局限在一個宗教神意的氛圍當中,不克自拔。其實歐陸中心思想的一個盲點,是他們多只看到歐洲殖民擴張的一個面向,因而認定是他們所謂的真神信仰,帶來了理性進步,讓他們有理性的科學力量,也使得他們在強霸侵凌世界之時,還有「昭昭天命」(Manifest Destiny)的使命感。
  如果我們回溯十七世紀的所謂科學革,以其代表人物牛頓來說,雖說他洋洋巨著的《原理》,確實導致近代科學中力學與光學數學量化描述的成功,但是牛頓追求的理性,其實還是承續前世紀的純粹推理思維,爲的是彰顯他所信仰上帝的最合於「理性」,也因此牛頓在一七二六年去世後,能夠隆重入葬於西敏寺。
  主張基督新教發展造成科學革命的說法,由來已久,卻也在歐西文化內部引起辯論,主要原因在於天主教與基督新教本來系出同源,不過是兄弟鬩牆,與出自歐西基督教文化的近代科學,自有牽連深遠的血脈關係,把造成歐洲文化一家之興的近代科學,說成全是受到叛抗傳統的新教發展所致,難免是偏頗其事的。
  如果看宗教革命時代造成科學革命的人物,也可以看出他們與新舊教的複雜關聯因緣,譬如哥白尼、伽利略和帕斯卡都信仰天主教;第谷和科普勒兩位信奉新教的天文學家,卻先後被任命爲天主教神聖羅馬帝國的數學家;荷蘭新教的天文學家惠更斯 (Christiaan Huygens),曾經被法王路易十四的法國科學院聘任,後來荷蘭與法國發生戰爭,法王路易十四將新教徒逐出法國,還有信仰天主教法國的帕斯卡做的實驗,很快在英國由信奉新教的波義耳重複。
  跳出歐洲文化內戰的辯論,如果檢視科學革命造就的歐洲興起,背後其實有著更爲複雜的社會經濟因素,以二十世紀法國年鑑派大歷史學家布勞岱爾 (Fernand Braudel)的看法,歐洲興起的所謂「漫長的十六世紀」,不光是歐洲新教倫理以及理性科學的勝利,而是以更早在義大利的熱內亞與威尼斯兩個大公國的資本經擴張爲基礎,熱內亞與威尼斯在十五世紀爭戰連年,搶奪海上貿易主導權,奧圖曼帝國興起後,東方香料貿易落入威尼斯之手,熱內亞於是投入資金,支持信仰天主教的葡萄牙與西班牙進行海上探險,威尼斯則支持新教的荷蘭與之對抗爭戰,後來美洲發現與白銀開採,更造就歐洲以資本軍事體系在世界的稱霸擴張。
  今天許多人回顧歐洲的興起,常要提歐洲理性文明的上承希臘傳統之文藝復興,下續宗教改革的社會解放,忽略了科學革命造成歐洲擴張成就,並不是因其高懸理性思維,使人近悅遠來,真正造就歐洲在拉美、非洲以及亞洲殖民擴張的,是近代科學而來「船堅砲利」的「暴力」,所謂真神信仰的「昭昭天命」,不過只是自圓其說的歐洲中心論述,一百年前歐洲一次大戰造成的生靈浩劫,已經引起歐洲思想家許多悲觀的自省。
  在歐洲重新回顧五百年前馬丁路德宗教改革當下,對於不是基督教文化的我人來說,實不宜再三高舉近代科學的理性價值,近代科學與基督教文化是孿生兄弟,其理性的根源與基督信仰的千絲萬縷關係,並沒有斷絕,以科學理性來證明我人文化落後的「不理性」思想,可以休矣!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