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江才健 > 约旦水的故事

约旦水的故事

二十六年前我曾经在约旦待了近一个月时间,肇因是美国发动的头一次波斯湾战争。那时我为写吴健雄传才由美国停留一年回台不久,奉派去了中东报导此事,原因之一那是一场所谓的科技战争,是美国以先进军事科技,对付军力科技落后的伊拉克,表面上当然因为要解决伊拉克的入侵科威特,背后更大的道理则是美国在中东的政治影响力,以及石油利益。

我们一般对于中东的认识还是很表面的,尤其那个时候还是冷战方去的前几年,台湾常年接受的都是西方媒体观点,对于中东多少是一个落后或封闭的印象,其实在现今伊拉克所在的两河流域,五千年前便有相当璀璨的文明,那是一个流着牛奶与蜂蜜的丰腴月湾,我去了之后,感受深刻,写了许多专文,也许我们社会对于中东的真实面貌,增多了一些了解。

在中东地区,约旦所在的是一块比较贫瘠的土地,地下没有石油不说,土地也不算肥沃,我看到约旦布满石砾的脊土上,贝多因人似乎千年一样的放牧群羊。因为资源不多,不是西方强权觊觎的一块肥肉,反使约旦成为中东地区社会最开放,政治最清明的国家,当时的胡笙国王,是举世知名的英明君主,1959年还到台湾访问。

约旦不但没有石油,也缺水,标准是一个没有油水之地。相对于海湾产油国家以及伊拉克和沙特阿拉伯,约旦是比较贫穷的,但是他们却慷慨收容了上百万的巴勒斯坦难民,我记得那年在安曼的巴勒斯坦难民营,访问了几个巴勒斯坦难民,当时七十二岁在英国军队做过士兵的年老难民苏费,对于受到英国人欺骗的忿慨,那时十岁小女孩难民欧拉闪着大眼睛说一点不害怕,却难掩茫然的神情,至今难忘。

约旦的困难还有一个,就是那是世界最干旱的地方之一,因为常年抽取地下水,水井愈挖愈深,却也日渐干涸,宝贵的地下水遭到污染,老旧输水管又漏失严重,雪上加霜的是,因为美国所谓的「民主之春」造成战争动荡,引发大量难民潮,2006年约旦的难民是五百九十万,到2016年增加为九百五十万,现今约旦平均一年每人的可用水量不到一百五十立方米,只有美国的六分之一。

意识到约旦的缺水情况,近代的水资源工程专家,已经在当地试图解决问题。其实约旦面对水的问题,有漫长的历史,早在公元九十年,约旦首都安曼东北方五十公里的乌阿吉玛,就建造了地下运河,输送雨水与北方叙利亚山上的融雪水,到储水的地下玄武岩贮水池,这个输送与贮水系统历经罗马、拜占庭以及伊斯兰帝国,使用了八百年之久,一直到公元九百年乌阿吉玛废城而止。

离北境叙利亚不到十公里的乌阿吉玛,现在用水都来自1990年代开挖的深水井,但是居民对于水质多不满意,因为这些深井井水闻起来和尝起来都有咸味。乌阿吉玛古老的水利系统,因近年考古发掘出土重现原貌,考古学家以及工程专家,复旧了的一个有四个标准游泳池大小,长方形的古代贮水池, 2015年年底输送系统再度运作,引水流入贮水池。

不同于现代的深水井,这些古老的水利系统,可说充分利用了地表的水,这些水源可以用于农业灌溉,当地已在试验比现用滴灌技术更节省能量的一种低压滴灌技术,来灌溉橄榄、柑橘和石榴农产,这些地表水源如果不加利用,大多都蒸发了。

当然由于人口增殖很快,古老的水利系统并不能满足大量人口所需,不过如果能恢复那些古老的输送与贮水系统,其所提供的水量,可满足乌阿吉玛古迹附近四千居民用水的十分之一。

除了乌阿吉玛古迹,约旦还有一个十分出名的古迹佩特拉,这个离开安曼南方两百多公里的古城遗址,因好莱坞电影《法柜奇兵》以旧城遗址为影片背景而举世知名,在那里同样也有古老的引水灌溉系统,约旦一直是那个地区最稳定的国家,因此专家持续进行这些古老引水贮水系统复旧的考古工程计划,也在其中领略出古老技术的智慧。

一点不错,近代科学技术是力猛速效的思维,讲究的是「立竿见影」的「实征致用」,却忽略了自然平衡的长远好处,约旦引水贮水系统正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目前在约旦进行水源计划的专家,已经意识到现代科技思维的盲点,譬如过去的挖掘深井引水,造成了水资源质量与环境影响问题,同时忽略了原本地表水源的有效利用,德国的技术专家也认识到,如果当地水资源计划获得良好成效,减少了叙利亚难民外移,德国难民的压力同样也会得到舒解。

1991年头一回波湾战争结束后半年,九月里因为去瑞士日内瓦访科学家丁肇中,又「顺道」奉派再到约旦以及伊拉克。记得临去中东前一日,他的秘书同我吃饭,忧心忡忡于我的中东之行,因为在多数欧洲人印象当中,那是一个落后的不文明之地,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告诉她说,那个地区在五千年千,已经有璀璨的文明,而五千年前的欧洲,却是一片蛮荒,今天欧美世界以科技傲然于世,面对中东的态度,正像是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在欺凌着一个老年人。

当今世界面对的是一个新科技计划迸发,商业需求推波助澜的时代,人类失神于炫目短视的速效成果,同时也应该重新省视古老文明中的深远智慧;由两千年前都江堰因势利导的水利设计,到能源利用、气候应对以及复杂系统性疾病的处理,渐渐都看到近代科技「急功近利」的「短多长空」,以及古老文明顺势利导的深长智慧。

老子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诚哉是言!

推荐 6